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童年,快乐得没心没肺。

爬山抓蛇烧烤,下水捞鱼嬉戏,奔跑在田间,堵泥鳅偷小鸡和稻子……野得没了边儿。但是,飞的再高,跳得再远,总有筋疲力尽得时候。累了,困了,委屈了,你永远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身边。

年轻的你,意气风发,性子耿直泼辣,不管生活再怎么困难,都过得风风火火。最喜欢您为我挠背,因为您的手粗得像毛棕子,不是岁月无情,而是现实太过凛冽,早早拿走您的掌纹……我不懂,只是享受着,偶尔回头看见的是您疲倦的脸上挂着的盈盈笑意,和您手上的小心翼翼,生怕糙了我稚嫩的皮肤。

不记得什么时候,父母和您住在了相邻的院子,只记得心中的雀跃像飞鸟一样不能停歇。

那个岁月,鱼总是个好东西。

经过油的高温,金黄色的皮儿裂开,细白肉混着香味儿,勾得隔壁的双胞趴在窗口蠢蠢欲动。爸爸是准备做糟辣鱼的,趁他冷鱼调汤底的空档,我抓了鱼就跑,怕被爸妈逮着,将热乎乎的鱼塞在了肚皮里,呼啦啦风一样跑到您跟前,只为您第一时间吃到。可惜的是,掏出来的鱼基本上已经散了架,可是您笑弯了的眼角却深深刻进了我的记忆里。而那条鱼,您也吃到了心房里。

那件事,终成了我成长中的一个笑话。

生活像河里的水车,被时光这条河推动着,日复一日的重复,却永不停止。

曾几何时,您高大的身影开始微驼,步伐不再行云流水……

曾几何时,您搬到了城市的边缘,我们不再相邻而居……

又曾几何时,您听禅茹素,不再吃鱼……

树欲静而风不止,我不愿此生留下这样的遗憾,不想暮然回首亲吻你脸颊的时候,你说你要变成老神仙……我擂胸无声问天,是否能停住你身上溜走的岁月,不止看着我嬉闹奔跑,而是四世同堂,天伦无双。

时间,请您慢点……再慢一点……

我还没有为她抚平双鬓的白发,还没有牵够她粗糙的大手……

看不够她弯弯的眼角,看不够她温柔的表情,看不够她逗孙时的慌张,看不够……

姥姥,您已经好多年不吃鱼,可是您可知道,婷儿想偷一辈子鱼给您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