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   南方的天,不比西北,特别是江南。它的气候似这里的水平静面上留有几波涟漪,又如天上云飘在哪是哪。让人期许,令你猜摸不透,等待中往往有几份奇意。

  这两天,江南的天算是迎来了真正的“夏”季。不去运动汗水也早已悄悄地挂在额头,背后的衣襟也早已浸湿。在北方的这时,国槐树上的蝉已扯开了嗓门放肆着歌喉,繁星点点的夜空把劳累一天的人们揽入怀抱迟迟不肯睡去,拿个凳子坐在门前,阵阵微风带来丝许的凉意。江南的太阳没有北方直射的刺热,有的只是闷热中的潮湿,就算什么都不去做,汗水也会从背上静静地直淌到下。

  江南的雨没有北方来的猛烈、来的急,总是会在饭后给你洒上几许,倾盆的大雨也浇不透空气中的潮湿,依然是闷闷的热。这里,有的是荷塘一隅处静静待放的荷花,有的是池塘边上的蜓蜻点水,有的是水田中长了几节高的稻秧。假如你来江南刚下火车,就会感到一阵闷湿,错觉的背后仿佛是一场暴雨的结束。渐渐久了,你就会习惯上了这里的生活。

  在江南,也许夏天的流汗并不比北方的少。那汗水的浸湿仿佛渗透进人们的思想,成就了南方人的智慧;那火热并不毒辣的太阳映照着这块红土地,留下的是人们对生活的热爱。世界很大,我的第一站选择了江南;世界很小,我在这片天地生活着。久违的思念,化成一种想念,不常见的人儿,终是一场等待。心在此刻的此时,人在回忆里的记忆,停留的依然是留下。不去说喜欢,不去谈爱,只是心相随,只是一念间。在这里,踩上岁月,在这里,踏上足迹。

  一份渴望,一种期许。让思想沉淀心的感觉,让岁月去磨平时间的棱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