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小姐中特玄机大全
打骨折

  国庆,和小腿姐将十八线县级城市逛完以后,开始坐下来吃麻辣烫。辣到爆以后开始思淫欲,小腿姐突然跟我说,最近频繁地梦到z先生。z先生,是小腿姐的初恋,而此时的小腿姐马上将嫁作人妇,突然提起z先生,一股麻辣烫的热气扑面,模糊了视线……

  小腿姐和z先生是高中同学,恋爱情节和万千校园恋情无异,一起上课放学,球场上我为你呐喊递水,我为你白天黑夜送早餐夜宵,牵牵手就像旅行,一直相亲相爱地告别高中迎来了大学。小腿姐考上了c城,z先生去了两个小时车程的a城,他两在一月见一次的大姨妈频率中开始了异地恋。因为我和z先生的学校很近,所以小腿姐来探亲的时候,偶尔也会眷顾我。

  在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的幸福时刻,小腿姐的妈这道闪电从天而降,炸开了这两个懵懂少年。至此,小腿妈开始了狂风暴雨式的洗脑轰炸,从爱情到现实,从家庭背景到生儿育女,到最后预测到以后两人在一起会连话费都交不起……小腿姐忠孝两难全频临崩溃之际,小腿妈补放大招,高血压住院期间趁势逼迫小腿姐放弃,小腿姐走投无路狠心分手。

  z先生怎会甘于此,虽是一穷二白,但胜在年轻气盛又血气方刚,又对小腿姐开始快新一轮的轰炸。主要技能就是苦肉计,你能想到的苦肉计,于是,小腿姐的阵地又被攻陷了,瞒着家里,开始和z先生偷偷交往。

  复合以后的千万种可能,脑洞大的双鱼座小腿姐都预想过,但是她万万没想,这才是真正磨难的开始。少年的自尊心,隐隐作祟,让从前那个温柔体贴的z先生变成了另一幅陌生的模样,昔日的百般体贴呵护变成狂风暴雨般的冷暴力。z先生骤变后带来的痛苦,像紧箍咒一样时刻提醒着小腿姐是过失方,无处不在的愧疚感,让她只能无条件的包容和迁就,以换来z先生内心片刻的安宁。

  那段时间,小腿姐夜夜躲在宿舍的厕所哭着打来电话,压低着声音说着被虐的点点滴滴,声音小到甚至听不清她说的话,只是抑制不住爆发而出的哭声,让人心疼也无奈。

  就这样,一直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到了毕业时分,小腿姐和z先生来找我,三人像以前一样吃饭聊天,如果不是小腿姐的那些深夜电话,我依然觉得他们还是几年前那对恩爱的小情侣。饭后,他两牵着小手出去了。不到一个小时,门外一阵悲壮的敲门声,猫眼了望见小腿姐通红的,身后没有站着z先生,赶紧开了门。断断续续的哭诉中,得知了事情的原委,两人在公交车站发生了争执,小腿姐沉默时,z先生头也不回地上了公交车,徒留小腿姐在公交车等了一个小时……

  长久以来积累的矛盾终于还是爆发了,爱与恨的纠结,让两个人都身心疲惫。当晚,z先生没有来接小腿姐,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……第二天我送小腿回c城的车上。大概,他们两的缘分从这里就开始断了吧。

  再后来,小腿姐经历w先生以后,和现在的x先生订婚了,相同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和z先生相似的特质。但是现在婚礼在即,z先生又频繁入梦,于是心生疑虑和猜测,小腿姐不停追问为什么我总是想起他?这个时候,闺蜜的作用就发挥了,决定带着她去见见多年未见的z先生。

  z先生现在经营一家小规模的清吧,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经营,日渐起色。我两走到门口时,小腿姐又怂了,紧张地问我,我是不是变太胖了点,我们见面应该说什么……不等她问完,拉着她破门而入。

  十几平方的mini吧里,灯光透着暧昧的气氛,一个并不帅的眼睛男生在自谈自唱,环绕一周,店里顾客三三两两并不堵,先生正在吧台和一名顾客聊天。我们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下,小腿姐背靠沙发,右手轻倚扶手,二郎腿高高跷起,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,殊不知越是虚张声势越透露出自己的紧张。

  许久,才有人注意到我们。z先生结束对话朝我们走来,昏暗迷离的灯光下,走近的z先生用两秒认出了我们,又愣了两秒后,然后一个招牌式的微笑,热情地握手,大方落座问:“你们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我笑笑说:“想看一看老同学”。z先生一个哈哈而出,又意味深长地看着小腿姐说:“真的是很多年没有见了……”煽情时刻他紧接着又蹦出一句:“你现在的老公是不是很有钱?”这句半认真半玩笑的话语,让气氛变得尴尬又紧张。然而,小腿姐也不是当年那个哭哭啼啼的小腿姐,迷之微笑地看着z先生,淡淡地回道:“那也没有z老板的生意做的大做的顺风呢……”眼见画风不对,我示意z先生推荐一下店里的酒和小食品尝品尝。

  z先生去拿食物的空档,小腿姐说他胖了好多的样子,正准备反唇你也胖了很多的时候,嘈杂的音乐声里听见z先生大着嗓门对着吧台喊我的初恋过来了,我要过去坐一会。z先生的声音,尽是轻浮和随意,小腿姐微微皱起了眉头,什么也没说,大概是开始后悔今天的决定了。

  过了稍长的一段时间,z先生才缓缓端着两杯绿茶和一碟泡菜过来了。没错,一点也没错,在一个清新脱俗的清吧里,老板推荐的是一杯绿茶和一小碟泡茶。难道他是知道我们两个不会买单,才弄的这么寒酸,还是怕我们两喝醉闹事,才弄的这么绅士?

  无视我们的疑虑,z先生自顾自地说泡菜不错,绿茶也是新茶。可是,廉价的玻璃杯里茶叶还没伸展开,几块焉焉的泡菜也不想下手,还有明明隔壁桌上的鸡尾酒和黑森林为什么看上去可口诱人。百思不得其解时,小腿姐轻踢了我一脚,回过神才察觉他们两个人已不知道聊什么,我正准备圆场时,z先生的电话响起,起身离开……

  我和小腿姐,瞄了一眼桌上的食物,又瞄了远处手舞足蹈接电话的z先生,实在是没有再呆一分钟的理由,愤然起身离席,走到门口转角处,小腿姐的包包刮倒了一件啤酒瓶,正如小腿姐对初恋最后的温存一样,稀里哗啦碎了一地,但无人察觉。

  走出清吧,十月份的夜晚已有寒意,小腿姐问我,以前那么热情大方的一个boy怎么变的如此小气,我们之间就值一杯绿茶和一碟泡菜?不能再多?……是啊,以前那个省吃节用一个星期只为带她吃个肯德基的少年,如今已经成长为到想吃多少肯德基都有的时候,他却只想给你一杯茶和一碟泡菜。我无法回答小腿姐的问题,因为我不知道在z先生眼里的小腿姐,过去这么多年后扮演着的角色和占据的地位,也许对于当年小腿姐的“叛变”,心里还是有芥蒂。只是觉得哪怕作为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也不应是如此礼遇。

  关于初恋,我们每个人怕是都预想过无数重逢时的可能,是悔不当初,是抱头痛哭,是相忘江湖,是相互厮杀,是各种浪漫和狗血都符合,唯独不是这种轻浮和吝啬。

  不知何时,小腿姐老公的车已经停到我们面前,此刻再看小腿姐这个相亲认识的老公,突然又顺眼了几分。我目送她远处,从后视镜里隐约看见小腿姐浅笑诉说什么,一定是分享今天买的衣服和鞋子,而不是不如不见的这次相遇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收到小腿姐的信息:“我昨晚没有梦见他,我想以后也不会再梦见他。”

  我回了一句:“新婚少妇悬崖勒马,回头是岸。”

  庆幸纠结的小腿姐没有再追问一串为什么,正如《港囧》里的那句台词:初恋,它像卡在我喉咙里面的那一根鱼刺,那是青春的鱼刺满是很美好的鱼刺。这样说来,z先生的那杯绿茶和那碗泡菜虽不易入口,但是初恋这根鱼刺,已被咽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