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香港数码挂牌彩图今期

分类: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离别日志QQ毕业日志

  寝室渐渐空了,晚上回去的时候慢慢就没有了期待,没有人会再来给你开门,没有人会抱怨你的闹钟太响,也没有人笑着同你说昨天夜里你说的梦话,空着的寝室,装了四年的故事,在里面每走一步都沉重得迫人。喘不上气来了,走道的地方曾经被各种箱子填满,阳台上会挂满各色的衣服,盯着乱七八糟的床铺和桌面还能说一句“我们是有创意的人”,忽然就安静了,忽然就干净了,不再乱糟糟,书架空了,桌面空了,床铺空了,还有蚊帐支在那里,夜晚能逮到几只蚊子?晚上的夜风灌进来,吹动窗帘,好像下一刻就会有人从阳台上进来,还像从前一般打闹嬉戏。

  拍毕业照的时候,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了,那天是个好天气,阳光明媚晴朗,清风和煦摇曳,大家穿着学士服,互相整着衣冠,互相说着话,可是空气里却甜中带着些苦,和寝室的味道不一样些,寝室的空气更加沉闷,仿佛不能够流动一般,而这外边蓝天白云下,小伙伴身边的气流则更自在些,也更磨人些。那些挨着四年排排坐的记忆都涌上来,像浪头一般,一浪高过一浪,我想稳住些身形,被晃动的人流撞了个趔趄,我惊醒,“哦,毕业了,要拍毕业照”。

  哈布瓦赫说“尽管集体记忆是在一个由人们构成的聚合体中存续着,并且从其基础中汲取力量,但也只是作为群体成员的个体才进行记忆”,可是忽然而已,时间要把我们拆开了,会拆成多少份,从今往后,我的记忆里还会不会有一个你。

  我们在校园里流浪,携手爬过书山和题海,留恋过的每一个清晨和现在没有分别,为什么突然就不一样了。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《还珠》里边有让我们红尘作伴,活得潇潇洒洒,可是红尘里没有你,怎么潇洒得起来?

  四年之前,从来没有想过会遇上什么样的人,会开始什么样的故事,也因为未知而充满了瑰丽与奇幻;四年之后,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什么样的人,会终结什么样的故事,也因为未知充满了苦闷与离愁。

  五湖四海都成比邻,天涯之间皆为知己,四年前的我们依着时间的安排缓缓靠拢,从陌生到熟悉,然后成为“熟悉的陌生人”?突然好羡慕《爱情公寓》的那一群人,最爱的人就在身边,最好的伙伴就在隔壁,我们扬帆起航,从故事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一个结果,“直挂云帆济沧海”。

  有人读研,有人工作,有人要出国,有人回老家,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终于要散了。

 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时光的仁慈在于你走过的每一段路,遇上的每一个人,它都帮你做了标记,从而也就不容易忘记;而这也正是它的残忍,把时间一点一点分隔,每一小格里都有一个自己,欢笑地,悲戚地,它都很具体,它培养了一群人的习惯,然后告诉你是时候一个人走了,那么地理所当然。

  “帽子歪了,我帮你整一下。”乖乖地停下不动,很听话,抬眼觑一眼面前的女孩,当时初见是短发、齐刘海,好像一瞬间记忆重叠在一起,我看到从前的那个我,上课第一天怯生生地和面前的女孩打招呼。人群又开始动了,我们一点一点挪动,慢慢地往前,这一刻好像开学时的初次邂逅,都是人山人海。

  黑色的学士服很宽松,我们像是套子里的人,看起来很滑稽,“滑稽”的我们都忙着自拍,做各种鬼脸,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表情可以这么丰富,端起来的女神范,疯起来的神经范,心照不宣,该合影合影,该录影录影,最多的却还是笑容,希望在你的记忆中是最好,永远是笑靥如花的模样。

  风轻轻,轻轻诉说我的离愁,我一把剪断,向你索了一个拥抱。

  摄影师说按身高排好,插空站好,眼睛盯着相机,拍照前还在整理衣服和帽子,努力挪动小身板希望找到最好的点,担心脸上的妆有没有花掉,露出八颗牙齿完美的笑,而其实我只看到在底下我们牵着的双手。

  《夏洛特烦恼》中夏洛醒来发现在高中课堂打了个盹,我就想是不是只是在做梦,醒来后还是从前的模样。有些人遇见太早,有些人则太晚,多多少少来不及,还有很多擦肩而过,我舍不得悄悄溜走的光阴,突然就明白学士服为什么是黑色了,因为这一场既定的离别,犹如一场祭礼。

  拍毕业照的上午大家都被折腾够呛,像是扯线木偶般,左右上下,如果心也能跟着“左右上下”,不作他想该多好。我管不住我的心,管不住渐渐漫灌的悲伤,仿佛一场瓢泼的雨,我明明撑了伞,却躲不了。浑身渐渐湿透,嘴角笑意仍然完美。

  还没真正分开,却有一种“久别重逢”之感。校园变得格外可亲,加了好多层滤镜的感觉,还想逗一逗湖边的黑天鹅,还想去向日葵花地放一回风筝,还想在冬天的新雪上踩满脚印,手牵手走过的四季都成了限量版,我看你一眼,然后别过头去,再回头,很冷静地说,“中饭吃什么?”

  吃一顿少一顿了,还没有开始一段“说走就走”的旅程,对你撒的娇发的脾气统统来不及收回。高中毕业的时候,我的一个朋友决定和她的好朋友再也不联系,仿佛从来不认识,我现在大概可以明白那种感觉,“早知如此绊人心,还如当初莫相识”,缘分深深浅浅压下很多个脚印,浅得看不到了,人也就看不到了。

  有些路终究要一个人走,梦想和未来,有人要成为老师,有人要成为作家,有人是警察叔叔,有人可能会做导演,我们比谁都清醒,停留不过刹那,大学将成永恒。可是没来由地想要沉沦,沉沦在一帧相片里,彼此的眼里。意气风发少年时,多情自苦伤离别,更那堪六月夏花开!

  莫愁前路无知己,可我更想要现在的你。

  下一个遇见你的人,能不能帮我好好照顾你,照顾好你的生活和梦想。

  以为毕业遥遥无期,不想已经穿戴好,学士帽飞扬在日光里,日光晃眼,所以眼角浸了泪。

  突然就不敢约下一个十年,因为约定是对现时的催促。

  我这人很懒,走路很慢,能不能就让我慢慢走?

  前路在走,时光在流,天南地北,或许一别此生不见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多情苦,回不到来时的路。安意如说“门前若无南北路,此生可免别离情”,或许我该把门前的路搬了去,而事实上,我也如是做了,快门按下的同时,抹去了南北东西,把记忆困在里头,然后悄别离。

  悄别离,我愿如星如月,夜夜伴你归家。

  伤离别,岁岁年年,年年月月,各自安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