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小姐中特玄机大全
打骨折

  突然间想起小说《完美世界》中的一句话,“天下青山一样,何处不为家”。没看过这本书的人或许体会不到这句话中的悲凉萧索。而我每当想起时总是涌起一股莫名的心痛。

  人说,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山野。曾经的我就像是一只蚂蚁,穿梭于一个又一个城市之间,不知疲倦不知忧愁。没人认得我,我也不认得任何人。我是傲的,却不知道为什么傲。白天会用虚伪的笑去迎合所有的人,夜里总会站在楼顶的天台上去看这城市绚烂。我就像是一个身在局中的局外人,冷眼去看着这局由世人操纵的棋局。总是会去嘲笑脚下走过的世人,虚伪而又卑微的活着,过着奢靡贫穷的日子。总是会自作潇洒的感觉孤独,认为这就是自由,这就是游戏人间,笑看红尘。却忘记了自己也是这所有棋子中的一个,甚至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。

  后来患上抑郁症,我便逃离我曾拼搏过的城市,隐藏于一座又一座山里。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逃或许只是想逃,逃过一年又一年。

  山里的天是蓝的,蓝的彻底,蓝的深邃。没有喧嚣,没有纷争,没有尔虞我诈。只有鲜花青草,虫鸣鸟叫,最最纯净的自然。我发现我爱上了这里,什么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野。都是狗屁。我不知道那时的我该用什么形容,是年少轻狂?还是愚蠢自以为是的傻子?就这样我在山里待了一年又一年。我的人生也从此停滞,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,是我走过了一座又一座山。

  现在我依旧在山里,我早已不再逃,而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,或许是我不知道我离开了山里我究竟还能去哪,停滞的人生是继续停滞亦或许从新开始。我时常会走很远的路爬到最高的山巅,静静地凝望着远方山下的城市,从天明看到黄昏,再到夜幕降临。从一盏盏整齐的路灯,到璀璨的霓虹,直至整个城市被灯火点亮。我不知道我究竟在看什么,在等什么,也不知道眼角为什么总会流下泪来。或许是山风太大有些伤人吧。

  曾经的我就站在那片绚烂的灯火中。在糜烂的夜里笑着、醉着、厌恶着。身在其中却总是觉得那么遥远。如今的我。望着那片未曾改变的绚烂哭着、笑着、追忆着。颤抖着伸出双手,它是那么触手可及,我甚至能感觉到我指尖传来的温度。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。

  我在夜里迎着风紧紧拥抱着,我不知道我拥抱的是什么?是孤独?是寂寞?还是仅仅只是因为寒冷?我不知道。我发现我什么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我曾经知道什么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,不知道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逃。不知道该做什么,就好像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  曾经意气风发以为世界真小,如今才发现渺小的是我。我不过就是茫茫荒漠中一粒尘埃,沧海浪花翻腾时,溅起的一滴水,寒冬里被大树遗弃的落叶罢了。渺小,微不足道,我也只是跟随风足迹在漫无目地的漂泊罢了,寻不到前路,找不到归途,不知道家在哪,哪又是家。就同这眼前的万家灯火,我却不知道那一盏是为我点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