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诸葛亮粤语开码

分类: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

站在原地,另一只脚蠢蠢欲动,抬起又放下,放下又抬起,却始终不曾落在希望它到的地方,因为世界上有些距离真的很难跨越。

但我从没放弃过脚的迈出。

意志抑或心在经历春到秋的漫长距离中,搁浅于空中的脚就那么落在了前方,尽管笨拙、尽管艰难,但毕竟向前迈了一步。

(一)

很多时候,甚至一生我们都在期待,期待千百年的回眸,期待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期待邂逅爱情、期待怀抱幸福。

茫茫人海、芸芸众生,在我青春的站台上他就那么地走来,没有预约、悄无声息,却踏碎了我的心跳,三月的阳光就那样温暖地涂红了我的羞涩。如影相随的日子里,贮满眼睛的都是甜蜜的憧憬,走出他的影子,含在嘴里的都是悠长的思念。便断定他今生是走不出我的视野,走不出我的心了。就这样迷恋上那个春日,就这样迷恋上那种三月的感觉。

纯真的心还没被世俗浸染,只要心与心相融,一切的距离都不是距离,比如年龄、比如家庭。父母的阻拦,世俗的眼光。艰难的生活就象春天里的那股狂风卷起了满眼的灰尘,遮住了我的双眼,几乎就要把我心中的温暖驱散。眼睛里布满了迷离,心失去了方向。一时间,来自四面八方的气息扑面而来,就那样压在我心上,沉沉的。我向幸福迈出的脚就那样被搁浅在世俗里。

跨过阻碍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,或者是毅力。父母用过来人的经验预设了未来的种种弊端;好友的劝说似钟声敲打着我的意志;冷风从四周向着我逼近。离开他似乎是预料之中的事了。

然而,人离开他,心却一直向着他的方向。视野里寻觅那朵开在他枝头的花朵,当鼻翼里漫上温暖的味道时,心便不再飘移,便把纯纯的感情安放在他的瓶颈,冥冥中有个声音真真切切地从心灵升起:你心里想要什么?鞋穿在自己脚上,合适与否只有自己知道。

于是,那只搁浅在空中的脚就那样义无反顾地向着他的方向迈进。

我坚信脚会落在幸福上,以后的日子证明了我的预料,因为有爱在,一切都会在。那些苦难的不堪回首的日子,在我们牵着的手上,开出丰盈美丽的花朵,饱满地绽放在日子的额头,灿灿地开成我幸福的笑靥。

我的手被他牵着,就那样从春到秋,风雨兼程一路走来,他就那样呵护着我,从一脸的水色到银丝渐渐从黑发中升起。一路走着,就那么慢慢地走着,平平淡淡、实实在在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。鲜花在生活的阳光里绽放,脚底升起的香气在空气里弥漫,幸福的味道在心里生长。就愿意让他这么陪着我走着,不紧不慢、随性随意。就这样一路走下去,直到走不动为止。

其实,幸福就在一瞬间,它也许在你一蹙眉间就会偷偷溜走,或者在你的一声咳嗽里就会流产。所以抬起的脚要跟着心的方向向前迈进,那朵叫幸福的花朵就会在你的脚尖上绽放。

(二)

喜欢的东西就选择追求,不喜欢的东西有时也得接受。世间的很多东西,不是每样都有选择的权利,比如职业。

我在理想的花园里播下五颜六色的种子,但没有一粒属于教师。不是因为看轻,而是因为不喜欢,不喜欢有时是很难说清的。然而,命运常常会跟你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,在逆着你的方向出现了一条路,抬起的脚真的不知该不该迈出。

师范生免费的特殊待遇,成了牵动我的脚迈向它最为实际的理由,对于一个农村家庭,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。

既然没有退路,那就走下去,走下去也许会一路芬芳。

脚就那么被命运圈定在三尺讲台上,眼里只有黑压压的人头,耳朵里只有叽叽喳喳的声音,哪里还有美丽的风景,每天过着琐碎和细节拼接成的日子,我的眼里除了生活再没别的,麻木地接受、麻木地付出,麻木地生活。

这样活着似乎跟死了没有什么两样,我意识到这一点时,我把自己吓了一跳。既然不能放弃,就全身心地投入。于是把爱留在孩子们中间,把汗水洒在三尺讲台,把激情燃烧在课堂。

一路上,我在收获着果实,收获着快乐,收获着满足。

这些点点滴滴的收获,就如风中的波纹漾起我平淡的日子,在绿波里摇曳生姿,给素面朝天的脸涂上了明亮的色泽。

蓦然间,那个种在春天,尘封好久的梦想在心底萌发,那个文字串成的花朵在发着魅惑的光,频频地把芳香向我抛来,隔着颤动的空气,隔着清扬的风,我听到了来自彼岸的呼唤。

我是一个无法摆脱诱惑的人。那从心底流出的渴望,已经向着那些神奇的文字张开贪婪的大口,我听到那把生锈的钥匙插入铁锁的声音,笨拙,但毕竟那扇尘封已久的门缓缓地开启了。

梦想蘸着心声在指尖舞蹈,摇曳的花朵在寂静里次第展开,在闲暇空余里把一个个好不相干的文字组合、链接,敲打成岁月的痕迹,在寂静里聆听岁月流动的声音,在文字的清香里自我陶醉,这几乎成了我的习惯。

作文到作品、作者到作家,这中间的距离我无法丈量,但文学就贴着呼吸,贴着心,它们是没有距离的。

我向前抬起的脚也许永远不会到达彼岸,但脚与脚的交叉勾勒成弧度的过程,本身就是一种无以言状的美。

(三)

始终无法走出心里的阴影,跨越恐惧需要多久的时间,需要多长的脚?很多时候,很久的时间里,我几乎就要忘记,忘记那些惊悸的细节,所以触碰的念头一旦产生,就像流星那样在心上划拉了一下而已。

车就静静地停在那里,如我不敢触动它的心。

八年前的那惊险的一幕如梦魇般在我的眼前展开,初学开车的我,驾驭它成了迫不及待的愿望。总以为握着那张证就如握着保障,就如握着安全,但笨拙的双脚指挥不了那两个铁片,尽管心如明镜,理论就那样在现实前撞碎,向着墙的方向倒去,情急之下,踩刹车的脚鬼使神差地踩在油门上,一眨眼,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,车就“咣”的一声撞在墙上,身体前摇后晃,大脑一片空白,仿佛游走在梦中,等回过神来,车的后面早已是伤痕累累,还好!我除了惊吓外,分毫未损。但从此的好多年,我都没能走出这片阴影,以至于谈车色变。开车的愿望就那样泯灭,双脚画地为牢再也不敢轻易迈出。

车一辆接一辆地从眼前疾驰,如我此时焦急的心,看看约定的时间,张望的头向着出租车来的方向,满怀希望地招手,在看到一辆辆载着客人的车后,失望地垂下,垂下又举起,举起又垂下,半个小时就在这样的机械的动作里流走,仓促地赶到时的尴尬,触动了我埋藏在心底的愿望,来自心底的声音是如此的坚定:一定要学会!一定!

坐在那个久违的座位上,手颤巍巍地握着方向盘,脚小心翼翼地探寻着那两个铁片,心提到嗓子眼。以往的惊险细节不考虑我的感受,阴影一般地罩着我,恐惧黑云一般地向我袭来,我颤栗了!重新燃起的希望难道就这样流产吗?豁出去了,索性什么都不去想,何况老公在旁边“护驾”,随着钥匙插孔的声音,车就那样缓缓地移动。

跨过阴影,战胜恐惧,我向前迈进了一步。

接下来的训练就变得有序而顺畅,直到现在,我不能说我驾驭它轻松自如,但全然没有了恐惧。

其实很多时候驱赶心中的阴影不能靠时间,得靠自己,跨出那一步后,就会柳暗花明。

向日葵是开在梵高心中的花朵。迈出一步,我们心中的花朵也会灿灿地开在彼岸,进一步,再进一步,我们就能嗅到它的芬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