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  漫步于昏黄的街灯下,灯光将影子拉长又拉短,拉短又牵长。黑暗于岁月的青歌下,将我们过往的曾经,一遍遍吞噬。呵,旧年的别离,回忆浮上心头,竟还是这般地,难以忘怀。

  那年的夏天,阳光明媚。天空似是被刷过的,如此澄澈。微暖的阳光笼罩下的人,被披上一层圣洁的光亮。如空气透明般地,悄无声息地,一丝丝浸染在这颗跳动的心间。

  噢,我明白了。于这个夏天,我记住了他。

  这一记,便是岁月的划痕,在岸边的峭壁上,重重的刻下了,落下了。

  此刻,我的眼睛再也无法看见除此之外的人物。于那个夏季,晕人的阳光下,圣洁的光亮钻进我的眼睛。他笑了,怒了,一切的一切,都是如此的刻骨铭心。

  可夜晚总是来得太过突然,叫我猝不及防,叫我难以招架。

  是的,他走了。我冰凉指间触及下的温水,竟凉的如此之快。

  旧年的别离,这难道不是我们的终点吗?

  当我自以为是的忘却,自以为是地踏上自己原有的轨迹,好似我的生命里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。可我清楚,那心底的陷落,是永远弥补不了的。

  也罢,这残缺的,斑驳的,终是如蓝天播撒下的玫瑰花,一瞬间的心动,也终是化作了朵朵叹息,过往的曾经。

  这别离从未真正的别离,这终点也从未结束过,我亲爱的,那淡淡的玫瑰花香。

  旧年的别离,不是终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