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日志大全
打骨折

香港本港台现唱奖结果

分类:QQ情感日志QQ思念日志QQ感恩日志

一场梅雨,沁染了那些伸手就可以触摸的时光,那些陪伴我成长的日子,哥哥始终是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色。

一年又过了一半,就要端午了,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,有着对家人深深的思念,对不起的是,每次到了最后,哥哥才是我最后最想念的那个人,而这一篇文章,我想写下关于我和哥哥间的故事。

这些年,我们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聚少离多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背井离乡的生活,才与他们有着地理上的距离。但这并不影响着我们心底的默契,就像哥哥之前所说的那样,谁要我是哥哥你是弟,再难的路,我也会陪你在一起。

一直对哥哥挺爱戴的,不单单是因为他会在任何紧要关头给我“父亲”般的保护,很大的原因则是归于哥哥从小陪伴我一同成长的时光,那段父母也不曾给过的陪伴。

小时候,大哥文静,二哥倔犟,我则很任性,正因为如此,那些与童年有关的故事,我与二哥的火花最多。那时的我很坏很淘气,仗着他是我哥,仗着我比他小,仗着他疼我,就老欺负他,在我俩的童年里,我们像勇士般地在战斗,为此,我从没喊他一声哥。

时间总会改变我们,稍大点后,俩哥哥前后入了初中,离家的距离也稍远了些。我们不再有年幼时的纷争,不再有无知的打斗,更多的是,他们总以哥哥的担子,包容我所有的无知,任性以及蛮不讲理。

等我再长大一点,我也顺利进入他们所在的初中,而那时的他们们,早已毕业离开。在他们爱的光环下,我依然耍着飞扬跋扈的性子在学校肆意妄为,或是打抱不平,或是强人出头。很幸运的是,上天对我的疼爱,是让我在两个哥哥强有力的保护下,骄傲任性的成长。

不管那时的我有多调皮任性,不管那时的我有多蛮横不讲理,他们总会在我惹了一大堆麻烦后,替我收拾那一堆烂摊。每每在我委屈受欺负时,我说的第一句话往往不是我告诉老师或者我找我爸,而是很傲气地对欺负我的人说,我叫我哥打你。我不知道那句话包含了多少不明就里的托付,但我始终相信,不管发生什么,他们总会在第一时间,给我最好的保护。

渐渐地,我们都在长大,之前是他们离家越来越远,而我总是在家的附近就读,而现在,他们离家的距离是越来越近,而我却在渐行渐远。其实不管经历了哪样的世事变迁,他们的爱,不曾离开,静静地陪伴了我整个年少的时光。

大哥从小就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他从不会用自己的言语来表达对身边人的爱。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善表达的哥哥,时常骑着车,去我离家几十里外的学校,送上妈妈煲好的汤,看我满足的吃完后离开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么多年来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,但至少是我学生生涯最令人回味无穷的时光。

大哥老实,善良,他的话不多,但幽默经常;他中规中矩,但也耍赖便当。爸妈不在家的那些年,我在两个哥哥的照顾下,学会去独立生活。那段日子,往往都是大哥做饭,我和二哥轮流洗碗,大哥的惯用手法就是用五毛或是一块钱把我收买,让我帮其刷碗。现在想想,那时的要求真的好简单,所谓的快乐,也只是哥哥手中的五毛或是一块。

因为有他的呵护,我到现在都不会做饭,因为我始终信任他会在我回去的任何日子里,做上一道我最喜欢吃的菜,因为有爱,因为有哥哥的味道。因为他永远会像小时候那样,永远不会拒绝我的任何要求,只要他能做到的,他都愿意为我去做。

在他的身旁,我感觉是那么地踏实,那么地温暖,亦如一个避风港,为我抵挡了所有的懦弱与不坚强。

而相对大哥而言,二哥是集青春,张扬于一身,他从不掩饰自己的缺点,从不含蓄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难过了就哭,开心了就笑。他最大的特点用我的话形容,是吃一家的饭,操三代人的心。尽管他也曾为我此番怄气的话一度失落,但失落的并不是这话有多伤人,而是他最疼爱的弟弟,正在慢慢长大,大到极力挣脱他那温暖怀抱。

那些年,我们总喜欢站在家门口的池塘边上,远远地看着那群小伙伴在池塘里游泳,或是在一个下雨后的傍晚,我们捧着一大堆黄泥巴,做着我们各自喜欢的玩偶。我们上山摘枣,下湖捉虾,果园林场,田埂水边到处都是我们的影子,只要我们可以想到的,我们都可以拿来耍。后来仔细一想,那些年的夏天,门口的小池塘,完整地承载了我们整个年幼“梦”。

很多时候,我都不愿提及过往,因为找不到童年,后来又似乎又觉得在什么地方弄错了,原来那时的童年,满满的都是哥。

那时候,每次去外婆家,要不就是走着20里的泥巴路,要不就是让爸爸骑着很大的解放牌自行车,晃悠悠地像外婆家开去。我坐前面的横杠里,你俩挤在后座的支架上,路况差时,爸爸推着自行车,我们后面跟着,路况好时,爸爸蹬着脚轮飞速行驶,我们像风一样地飞翔。

记得有一年春节,我们父子四人在江堤的道路走着,我忽然指着一旁的路标对大哥说;“哥,上面写得什么字?”然后他编着自己谎言对我说;“距离外婆家还有20里。”然后我屁颠屁颠的对二哥说;“距离外婆家还有20里。”爸爸则在一旁笑道;“大笨蛋骗着小笨蛋,小笨蛋又去骗着大笨蛋。”

可以想象,我们的童年是如此天真简单,如此可爱任性。一个简单的话语,我们可以笑上半天,一场欢乐的嬉戏,便持续了整个童年,其实我到现在都在怀疑,大哥当年是否真的识字。

年少时不惜为之倾尽所有的付出,到现在淡然地和哥哥回忆那段年华,才明白,纵然有很多错过与偶然的摩擦,那段有哥哥陪伴的岁月,将会一直铭刻在生命中,那些曾经难忘的,精彩的的片段,都是哥哥赠与我的美好记忆。

记得哥哥打架,是因为我在游泳时被人踩在水里呛得两脸通红,那时的哥哥,相对那人的年纪和身板,其实也只算是个小孩,尽管年少时无知任性,与二哥从小打到大,但当他看到别人欺负我时,他还是那么不顾一切地保护我。

当我们在陆地上打不过别人时,我们死劲地把他往水里拽,吓得他死死地抱着电线杆大呼救命。尽管我不记得那一年到底是哪一年,但哥哥为我奋不顾身与他人全力一战的情景,我依然深深地觉得,有哥哥真好。

那些年,其实发生了很多类似的事情,就如我一年级被六年级的学生逗哭后,大哥搬起桌子与那人打的是鼻青脸肿,二哥被人骗很多书后,大哥在学校楼梯口,扇了那人两巴掌,尽管大哥向来老实善良,为了我们,他总是那么地义无反顾。

在一次看电影中,当我看到电影里面的兄弟俩跟别人一起打架时,我转头对哥哥说,要不咱兄弟哪天再出去打一次?二哥笑着说,还这么傻。

后来,在一次谈心中,我对二哥说,第一次叫你哥哥是在初三那年,当时你带着女朋友,为了撑足你的场面,我酝酿了好久才轻轻地叫了句哥,因为总觉得叫不出口。哥哥笑着说,那你是不是很惭愧?说着说着我们都笑了起来。我不知道这一声哥,晚来了多少天,相对于二哥而言,他足足等待了十六年。

年少时的青春,从心中趟过那段美好岁月的河。有时候,我很害怕,害怕我哪天真的长大,大到我不再喊着类似我叫我哥打你的话,大到当我有了自己家,大到我们真的只是在长大。

高中后,我回家的次数逐渐减少,与俩哥哥见面的机会,也不再如童年般的时刻相伴,但他们的爱,一如童年般的陪伴,他们总会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场合,与我一起享受着一段悠闲的时光,哪怕在炙热的高考场外,他们毅然为我加油呐喊,一步步把我送上人生的殿堂。

在大学的日子,我时常和室友坐在宿舍的楼顶,看着武汉这座城市慢慢入睡,想想那段陪伴我成长的哥哥,不禁思绪万千。尽管我知道,不管时光经过了怎样的轮转,他们仍会爱我如初,就像小时候那样,对我,他们始终有着一颗操不完的心。尽管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年幼无知的我,但我真的想为他们做些什么。

谢谢你,那个疼我,爱我,用心呵护我的哥哥,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童年,谢谢你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留下了许许多多温暖的印迹,因为有你,才有了更好的我自己。我想,等你我都长满了白胡子那天,我们就在儿孙面前,悉说着我们年幼时的往事,悉说那年的春暖花开,不知那帮小家伙们,会不会听我们这些繁琐的唠叨。